【情感ICU】性侵後遺症:結婚一年無法行房

December 28, 2017

古語有云:「食、色,性也。」性行為是人類的本能,是延續生命的指定動作,自古以來,無論中西,都有說不清的社會及心理問題與性事有關,而近月來在全球掀起的「#MeToo」浪潮,正正道出了不少性侵受害人的不幸遭遇,影響深遠,以下便是一例。

 

明明相愛卻無法交合

早前有一對年青夫婦,由婦產科醫生轉介來看精神科,以解決他們的「性障礙」(性行為不協調的障礙)。記得那天丈夫John(化名)和太太Betty(化名)來到診所時,我看到兩人非常恩愛,旁人也能感受到他們新婚不過一年的甜美。

 

結婚是人生大事,而新婚的歡愉可謂是一種享受,不過在這對夫婦看來,卻滿是難言之隱。「我們在行房時,每每都不能成功。」說的時候,John和Betty臉上帶點羞恥,好像覺得自己是「異類」。

 

最初雙方都覺得大家可能缺乏性經驗,一心以為可以透過實踐、摸索去完房,於是他們花了大半年的時間來實習「Try and Error」,可惜仍然是功虧一簣。

 

於是,他們便向婦產科醫生求診,但經檢查後,發現兩人的性功能完全正常。主診醫生認為這是心理問題,建議他們接受針對性的治療。

 

害怕性愛致緊張抑鬱

John照顧Betty是無微不至,絕沒有因為房事問題而說出半句怨言,反而是Betty覺得自己對另一半有所虧欠,而產生早期抑鬱和焦慮的徵狀,包括失眠、食慾不振、情緒低落和心跳加速等等。

 

畢竟,華人社會不及西方般開放,不論男女,大多數都很難向陌生人傾訴性的問題,即使我是醫生,Betty對着我始終也不便盡情披露。所以,最初和她傾談時,我都只是點到即止,嘗試要他們在行房前服食鬆弛神經的藥物,看看效果如何。

 

經過兩三次的複診,夫婦兩人的性生活沒有改善,但由於我已與他們建立了互信的關係,有次Betty無意中透露,當丈夫的陽具準備進入她的陰道時,她會突然覺得非常緊張,全身抽搐,閉合大腿,是一副自我保護的姿勢。我揣測到問題的根源就隱藏在這裏,於是我請John在外面等候,希望可以和Betty單獨傾談。

 

險遭亂倫釀童年陰影

「你以前有沒有遭受過性侵﹖」我單刀直入地問Betty。Betty聽後表現得非常尷尬,支吾以對,但知道這涉及她的婚姻關係,便鼓起勇氣,哽咽地和盤托出:「他用手指撫摸我的私處,甚至悍然用手指插入!」Betty憶述,在她11、12歲,試過在夜半無人時被哥哥性侵。

 

從Betty說話時帶點顫抖的語氣,我仍然感受到她的痛楚和憤怒,但內心怯懦,因為在哥哥的淫威之下,從不敢向別人傾訴心中的秘密。

 

事實上,Betty險遭亂倫的慘事,與她的成長環境有關,生於基層家庭,一家六口住在地方狹小的公屋。她在家中排第三,對上有二個哥哥,對下有一個妹妹。由於父母經常不在家,大哥便履行一家之主的任務。可能是少年血氣方剛,又沒有家長指導,學校的性教育也不足夠。

 

「有一晚,他又貪得無厭起來,想再次侵犯……但我剛剛來了初經,血如泉湧,嚇得他自此洗手不幹。」回想自己童年時是一個沒有抵抗能力的弱女,Betty忍不住不停哭泣。當我清楚Betty的故事後,恍然大悟,並斷定她的「性恐懼」是由於童年的心理陰影作祟,引起行房時產生「陰道痙攣」(Vaginismus)。

 

最後,經過詳細的傾談後,我認為Betty要接受臨床心理學家的輔導,在家中練習「漸進恐懼遞減法」(Systematic Desensitization),成功與否,丈夫的支持和體諒,有着決定性的作用。

 

Please reload

AD

Show More

10大最高人氣

最新推介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Issue63-01.jpg

Copyright © Since 2012 by Mind & Life Media Group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·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