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封面故事】泳兒:安全感是自己給的

December 2, 2019

 

泳兒說,她是一個缺乏自信的人,例如,早前她在東莞舉行個人演唱會,選唱了很多其他人的歌曲,因為覺得自己的成名曲不夠多;又例如,有時收到新歌,明明覺得歌詞不太適合,她會寧願選擇不出聲。「我想我是很需要安全感的人,不過這種安全感,不會是來自他人,而是自己給自己的。」出道13年,好像總欠缺了一點運氣,未能更上一層樓。

 

泳兒變了?如果有聽她的歌曲,會發覺曲風的確轉變了,近期新歌《野木蘭》已不再是以往一貫的靚聲情歌,而是玩暗黑Dark Side。

 

「過去三年,經歷了人生的高山低谷,對生活、工作、思維,都與三年前不一樣,雖然未至於是一個全新的泳兒,仍然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到這個和以往不同的我。」十月份,她將為大家帶來「重新感應泳兒演唱會」,展現蛻變後的她。

 

機會過去就是過去
出道時被譽為「容祖兒接班人」,第一首派台歌《感應》便奪得當年「十大中文金曲」及「新城勁爆歌曲」獎,是第一位憑第一首派台歌奪歌曲獎的女歌手,可謂一鳴驚人。但世事往往未能盡如人意,泳兒並沒想像中般大紅大紫,「一開始推出的歌曲,大家都很喜歡,之後要走甚麼方向呢?公司和我都有很多顧慮,加上我比較被動,沒甚麼信心去表達自己,會覺得別人安排給我的路,好過我自己想出來的,總是怕麻煩到其他人,於是每一次都留下一些遺憾給自己。」

泳兒坦言,過去多年嘗試過不同的歌路,有時未必是自己所喜歡的。「我希望現在的我可以坦承去面對想要的東西,而不是只接受別人的安排,最近《野木蘭》這首歌,便是其中一項我主動提出想做的項目。始終人生有很多機會過去就是過去了,不可以說下一次再嘗試,應該勇敢表達自己。」

 

 

失去聲音萌生退意
經歷過失去,自然萌生勇氣,大約三年前,泳兒有一年多的時間突然失去了唱歌的聲音,連後路她都想好了,想過考取瑜伽導師牌照、修讀香薰課程或教授語文。「從十週年演唱會開始有先兆,我感覺到平時很容易唱到的聲調,突然間很難唱,有點吃力,之後我去照聲帶,結果是完全沒事,但又找不到原因為何會這樣子。拖延了一段時間,依然解釋不了,嚴重時連講話都覺得辛苦。」

 

泳兒認為是心理加上生理壓力導致,「當時發生了一件對我來講,打擊很大的事情,就是我媽咪突然中風。我是家中的長女,很多事情我要自己摸索,包括尋找適合的醫生、負起醫療費用等,根本沒有時間理會自己的身體和感受。」在大家措手不及下,好像只有泳兒最冷靜,但一切只是表面,「當時公司問我需不需要休息,我覺得自己沒事啊、依然可以工作。結果身體越來越差,先是聲音出現問題,之後皮膚敏感、潰爛。」

 

面對脆弱變得堅強
那段日子,每隔兩個月,她就照一次聲帶,擔心自己再也不能唱歌,「當時我是有點病態,但真的害怕聲帶用得多就出事,朋友們介紹了很多不同的醫生給我,甚麼音樂治療、聲波治療、水晶、解夢等,試過各種不同的療法。」日子有功,當人願意誠實面對自己的脆弱,同時都會變得堅強。「我想是隨着時間過去,慢慢接受了,加上中醫調理和運動,最終幫助我走出低谷。」

今年6月,泳兒在東莞舉辦了首個內地個人演唱會,是失聲後第一次完成整個演唱會。「這段經歷令我開始改變,我變得敢於發言,會向公司或同事表達我喜歡和不喜歡的東西,以往我可能只會表態喜歡的,不喜歡的就說OK啦,但現在我會直接講出來。」

 

計劃後路勇於嘗試
再然後呢?「老土」問泳兒:從這件事學到甚麼?她說,今時今日做歌手,原來不可以只是懂得唱歌,「無論做甚麼,我覺得一定要為自己計劃一條後路,喜歡唱歌追夢是重要,但一定要同時懂得一項其他技能,或者懂得做一些與唱歌無關的事,當你遇到挫折唱不了時,你便不會太過徬徨。」

自言很需要安全感的她舉例,一個跑步運動員,有一天腳受重傷,他的心情會怎樣呢?「所以要做一些準備令自己有安全感;另外,千萬不要停滯下來,很多人遇到挫折就會停下,甚至變得頹廢。其實如果不繼續嘗試,又怎麼會知道自己行不行呢?」也對!如果愛迪生當年不是經歷了無數次失敗,今天我們可能依然是使用煤油燈照明。

撰文:王寶云
攝影:梁細權、網上圖片
場地:SPIRIT 
髮型:zivyeunghair@haircornerk11musea
化妝:Cyrus Lee
服裝:lookatme

Please reload

Show More

AD

10大最高人氣

最新推介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Issue62-01.jpg

Copyright © Since 2012 by Mind & Life Media Group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·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