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心情繪本】繪畫逃出情緒漩渦


近日的肺炎,令整個香港都憂心忡忡,容易處於抑鬱和焦慮的狀態,似乎我自己也不能倖免,我再拾起畫筆,希望沐浴在色彩之中會得到一份安慰。

每當一道傷痕感到刺痛的時候,繪畫成了我唯一對它哀悼的儀式。

食物如藥物 經歷解離症與躁鬱症的七年,藥物似乎早已成為我早晚餐一般的常規食物,面對藥物,我只懂呑嚥,你問我有否強烈感受到它對情緒的影響,我卻有點無感。惟有拿起畫筆的時候,每一刻一劃都像激活了我內心的情緒,一種並非由言語引領的情緒,而是一種藉由圖像和符號帶來的共振。

我一直都在畫兔子,一種沒聲帶的動物,一種無法言喻的片刻,甚至一種脆弱狀態。經歷家庭關係的割裂、性侵犯與性暴力,我曾經嘗試以對話尋求出口,結果換來的卻是一個又一個的離開,再一次又一次的被背叛,到最後,我無語了,漸漸的也不再訴說任何與情感相關的事。唯一溝通的對象,就是那隻說不出話來的兔子。

人格大扭曲 受虐過後,我曾經有一段時間捨棄畫筆,因為再畫也沒法重新審視自己,我只想自己與自己的故事可以埋到深深處。解離人格就在此時開始呈現,失去畫筆的我變得渴望施虐、報復,以情感更激進地勒索他人。那段日子,我成為比從前對我施虐的人更扭曲的人格,我只是承載着被撕裂的靈魂的載體,呼喊着原慾和暴力。

以畫作宣洩 到了一晚,兔子第一次以一個更清晰的狀態出現在我潛意識之中,牠拼命的在我夢中逃走、掙脫,我在夢中卻第一次伸手拉了牠一把。

我知道,我尚有一息生存的勇氣,再一次提起畫筆,這次,我抓得更緊。畫和話是相關聯的,也許我的畫有部分是紀錄着我與情緒和精神的博弈,但同時都是一種我對看畫者的寄語,無論你或我,我們都有着不能言傳的瞬間,一段受虐的經歷。

透過圖像與符號,我們互相閱讀,產生畫者與觀者間情感的共時性,以畫作為一種陳述、回顧和整理,同時在揮灑的過程中,也是一種存在、宣洩和共生,也許你也在畫中看到自己,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心存一隻兔子,有一些不可言喻的時候。

AD

Show More

10大最高人氣

最新推介

Issue57-01.jpg

Copyright © Since 2012 by Mind & Life Media Group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 · 不得轉載